阅读新闻

冀中军区参谋长黄寿发1948年杀妻被处决幕后推手竟然是群秀才

发布日期:2022-07-09 10:24   来源:未知   阅读:

  。黄克功曾为革命立过大功,处理之后作为典型通告全军,因而,黄克功事件知之甚广。黄寿发1929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加入红军,反围剿、长征、抗日、解放战争,十几年来枪林弹雨走过,立功无数。解放战争期间任晋察冀第二野战军八纵司令员、冀中军区参谋长。关于黄寿发被处决一事,坊间却未怎么流传,知道的人并不太多。

  黄寿发的妻子名叫何茵,天津静海人,出身于一个商人家庭,1938年投身革命,后被组织上派去学习无线电发报技术,任冀中军区电台报务员。1939年经人介绍,同黄寿发结婚。1945年抗战胜利后,任冀中军区电台指导员。

  因为家中添了小孩儿,何茵又怀了二胎,两人的工作都忙,所以,请了个年轻保姆来家照看。令何茵没能想到的是,从1946年秋起,黄寿发就与小孩的保姆单洁英混到一起,干柴烈火,郎情妾意。

  何茵开始对此毫不知情,直到1947年过年时方才发现了二人的奸情。何茵于是大吵大闹,一是要求送走保姆,二是要向上级检举揭发黄寿发。

  黄寿发此时与单洁英虽然正是情热,但是分开来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何茵却要向上级报告,这是要毁掉黄寿发的政治生命。

  解放后王近山也遇到过类似问题,出轨(或恋爱)对象是自己的小姨子,被发现后老婆不依不饶,上告妇联。结果是王近山中将被一撸到底,去河南一个农场当了副场长。王近山临走,坚决与老婆离了婚,而小姨子受不了压力,远走内蒙,终生未嫁。最终,只有家中保姆不离不弃地跟随首长去黄河滩种地,患难中二人最终走到了一起。

  后来,在老战友的帮衬下,王近山重新被启用,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当农民王近山带着老婆孩子,拎着准备送给许司令的一篮子鸡蛋和两只老母鸡在南京火车站下车时,站台上南京军区副司令、副政委、政治部主任、参谋长等等一批军人,齐刷刷地向老首长敬礼,而许司令则在家摆好了一桌大酒。

  王近山逝世后,在南京军区送来的悼词上做了两处修改,一是称王近山为“战将”,二是在副参谋长职务后,增加了”南京军区顾问“。在正大军区级的战将王近山的追悼会上,他的前妻也来了。王近山的子侄们偷偷揶揄道:这个女人,她还有脸来。

  黄寿发也当得起战将的称号,如果他不犯下杀头之罪,就算被一撸到底,日后也会在老首长杨司令、聂帅的帮衬下重新焕发革命青春。然而,他千不该万不该亲自动手。

  何茵要向上级举报,黄寿发知道后果是什么,因为在1942年他因为动手给秀才一顿老拳,享受过一次被一撸到底。两年后,聂司令一番运作,黄寿发方才跟着杨成武去冀中,任冀中军区副参谋长。

  他先是授意让警卫员边振海动手,警卫员不敢,劝首长不要冲动。正月初一,黄寿发告诉警卫员不得声张。初二,在何茵回单位的路上,在河间黑马张庄,黄寿发连开三枪,何茵当场身亡,包括腹中几个月的胎儿。

  案子的突破口就是警卫员边振海,那时的审讯手段,你这警卫员就是再忠心于首长,也不得不招。最终,黄寿发全盘供认。

  黄克功枪杀的是刘茜,黄寿发枪杀的是何茵,两个女人的名字都很小资,两位战将的名字也能对对子,两人都是红一方面军很能打的猛将。

  1935年11月直罗镇战役胜利后,11月18日,红一军团根据决定,恢复了红一师建制,由陈赓任师长,杨成武任政委;任副师长,谭政任政治部主任,任参谋长。此时红一师仅辖红一团和红十三团。以后,从红一军团部和红一、红十三团部分干部骨干及两个连四个排185人和陕北325名新兵合编,重新组建了三团,由曾宝堂任团长,肖锋任政委,阮金庭任副团长,陈英伍任参谋长,严雄任总支书记,张明友任特派员。

  长征过草地后,红三团的1、2营编入陕甘支队二大队,而三营则编为一大队4连,因而,有理由相信新组建的红三团其老红军连队应主要来自于原红三团的三营。

  前面的文章说过,红一师红三团的1、2营与红二团合编为红二团,红二师辖二、四、五、六团,后红六团与红五团合编为红五团,红二团改番号为红六团,改编为八路军时,红四、五、六团分别改编为115师685团1、2、3营。

  西安事变爆发后,杨成武从红军大学毕业,赴任红一师师长。此时的红一师下辖红一团、红十三团、红三团,人员只有1500人,是个小师。

  1937年初夏,红1师团以上干部在甘肃正宁合影。从左至右:第1排,作战科长肖应棠、师长杨成武、 政委邓华、1团政委袁升平、青年干事郭志清、周贯五、政治部主任罗元发、3团团长黄寿发;第2排,13团团长陈开禄、管理科长曹林;第3排,侦察科长马辉、1团团长杨尚望、13 团政委郭林祥、3团政委谢斌、组织科长王道邦、除奸科长方国华;第4排××、警卫员刘××、通信科长颜殿生、宣传科长张梓华。

  1937年8月,红一军团红一师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副团长黄永胜,1营营长曾保堂,2营营长季光顺,3营营长黄寿发。这个独立团并不在给的编制内,在那儿属于”黑户“。

  西北红军主要是刘志丹、高岗、领导的陕甘红二十六军以及谢子长、闫红彦领导的陕北红二十七军,鄂豫皖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西北后,三支红军组成了红十五军团。由于肃反扩大化,刘志丹、高岗、等人被抓了起来,连埋人的大坑都挖好了,幸亏中央红军到了陕甘,这些人才得救。然而,肃反虽只一个月就被叫停,前期则有四百多红二十六军的营、连、排等干部被杀。

  西北的肃反以前都是点到为止,但是红二十五军去了后,把从张国焘那儿学来的杀人带了过去。解放战争中立了很大功劳的某位兵团司令,解放后去当了省委书记,未参与授衔,以后名气也不大,估计还是因为那次陕甘肃反的原因。

  肃反导致部队哗变,很多人跑回了家。刘志丹被中央救下来后,重新动员那些人回来,从而组建了红二十八军。

  刘志丹牺牲后,宋时轮接任红二十八军军长。1937年,红二十八军改编为120师716团,当时陕甘红军的领导人之一很是去部队做了一番工作。杨成武跟这位领导人关系不错,因而,红一师得以补充了三百多陕甘战士重建红三团。独立团东征抗日时,除了自己的1500人以及带着的150名红军干部,又给补充了200名陕甘新战士。

  平型关战役后,五台分兵,带着2200人开赴晋察冀,其中独立团占了最大一头,于1937年11月7日建立晋察冀军区。

  杨成武带着独立团很快打开了局面,连续收复了七座县城,到了10月底部队扩大到7000人,于是扩编为独立第一师,而独立团仅存在了八十多天。当时,独立师受到了延安的肯定,要求下面部队比照办理。后来,怕引起蒋委员长的不满,后面的不再称独立师,而改称支队,支队下辖大队,每大队三个营,每营四个连。这实际上就是大队相当于团,支队相当于师(旅)。再后来,支队改称军分区,大队恢复为团的建制,各根据地都依照晋察冀的经验办理。

  杨成武是在红四团政委的任上,在、陈正湘之后接任红一团团长,继而升任红一师政委。独立一师成立后,红一师政委邓华被派来任政委,红一团的老团长陈正湘过来任独立一团团长,黄寿发任二团团长,季光顺任三团团长。

  独立团有12个战斗连和一个特务连,共13个红军连。扩编为独立师,一营(原红一团)的2、3、4连与三营(原红三团)1、2、3连为一团的骨干,二营(原红十三团)的3、4连为二团的骨干,一营1连、三营4连,和二营的1、2连为三团的骨干。特务连扩编为特务营,后发展为一分区第三十四团。

  杨成武少年得志,15岁参加革命,17岁就当上团政委,特别是长征时,先后与耿飙、王开湘(黄开湘)搭档,指挥红四团为全军开路先锋,突破乌江、飞夺泸定桥、翻越雪山、跨越茫茫大草地、勇夺腊子口,为长征胜利立下不朽功勋。

  那时候的团长、政委,都是能打仗的,今天你可以是团长,明天就可以去当政委,而政委则是命令一下改任团长,照样领着部队去打仗。过草地前,只是把杨成武叫到军团部来领受率先过草地的重任,可见对杨成武的重视。领完任务后让杨成武去主席那儿看看还有什么指示,他去时主席刚好不在,老实不客气地就把桌上六个青稞面蒸的小窝窝头吃了三个。正吃着,主席进来了,才知道这是主席的晚饭。交代完注意事项后,主席让他把剩下的窝头都吃了,他不好意思,再吃了一个,赶忙说吃饱了。

  杨成武的性格很强,因而,为了更好地掌控第一军分区,资格很老,性格也很强,很能打的陈正湘最后离开了一分区,投奔邓华,去当了四分区的副司令。

  1938年2月,邓华带季光顺(1940年8月牺牲)三团去平西,杨成武得知后,立即追到分区政治部与邓华大吵一架。

  整编、改编或者组编、扩编主力团,绝对是杨成武的长项而不是邓华的长项。杨成武在晋察冀抗战八年期间,亲手组建了从独立团扩编的一团、二团、三团;用广灵支队、涞源支队组建的第二个三团;将原赵侗部队改编为第三个三团;将赵玉昆部队改编为二十五团、二十六团;还有用特务营扩编、短期存在的三十四团;还有用组建的骑兵营与三分区黄永胜那儿换来的第十二大队,也被改编为二十团;起码亲手建起了九个主力团。如果算上杨成武去冀中当司令后创建的几十个主力团队,那就更多了。

  邓华在晋察冀或平西亲手创建过哪支主力部队?没有。成立冀察挺进军时组建了六团、七团、九团、十团,其中十团是冀东暴动余部编成,九团是宋时轮支队第34大队编成,而六团和七团,实际上是将老三团一分为二的结果。

  杨成武为什么在邓华要拉走三团的时候与邓华大吵一架?就因为邓华要”拿走别人”创建的部队。两人为此十几年不说线年被主席知道了此事,从中说和,两人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是主席发话了,两人必须得拉拉手。

  这一架吵得昏天黑地,杨成武说:你来时就是十几个人,要走你就带着你原来那十几个人走,想拉走部队,没门。邓华说:这是上面的意思,部队又不是你杨成武个人的,是党领导的部队。你这样做,跟军阀有什么两样。

  司令跟政委吵架,在场的一分区干部没人敢从中插嘴。唯独跟随邓华一起来的原115师政治部宣传科干事、被内定为一分区宣传科长的蔡委心(解放后改回小时候的原名蔡铁根)不识时务,从中插了嘴,而且公开表态支持他的上司邓华。司令管司令部那一滩,政治部这一块自然是政委邓华说了算。

  杨成武一瞪眼,领导吵架,小屁孩一边去。其实,那时候杨成武也还不到24岁,比当红一军团军团长时的年龄还小一些。

  官司打到那儿,聂司令知道,开辟平西,支援冀东大暴动,这是军委的意见。八路军总部朱、彭两位首长特意交代,要派遣主力部队随邓华开赴平西。除此之外,在120师属于外来户的716团宋时轮支队也要去平西,然后两个支队再一起去冀东。

  既然撕破了脸,邓华也不耽搁了,带着三团就出发,直奔斋堂(现属门头沟区,那时候属于宛平县),同时,还带走了政治部大部分干部,其中,就包括宣传科长蔡委心。而且,一团和二团也有一部分干部战士跟着邓华跑了,比如二团副团长肖思明。

  政治部快被邓华搬空了,杨成武勃然大怒,他电话请示了之后,要二团团长黄寿发亲自带一个营,沿邓华的后面追赶上去,务必把那些政治部机关干部、尤其宣传科长蔡委心给带回来。

  杨成武吩咐黄寿发,在编干部凡顽固不回来者,一律按擅离职守的“逃兵”处置。战争年代,逃兵是要被一律执行死刑的。

  黄寿发追上邓华的大队,向在场干部宣布了的指示,在场一分区干部听见表了态,莫有不敢回者。

  邓华据理力争,将自己带三团东征易满完唐地区时招募到的百余学生硬是给留下来了,因为他们均不属于“一分区政治部在编干部”。对于蔡委心,黄寿发作为“重犯”派专人押送,带回一分区。

  黄寿发是个老粗,脾气火爆,性格执拗,但不善言词,几句话跟不上,就破口大骂。那一次黄寿发威胁邓华招募的那帮学生回来不成,命令手下动手绑人。得亏二团团政委袁升平听说此事后,怕黄团长脾气暴躁,引发武装冲突,连忙追了上来,方才平息。

  秀才们打仗不行,但是会记仇,君不见现今那些冷嘲热讽的,都是些酸腐文人。黄寿发事后本就没当一回事,而秀才们则跟他结下深仇。

  冀东暴动失败后,宋时轮支队和邓华支队组成的八路军四纵带着冀东抗联余部撤回了平西。后来,组建了冀察挺进军,120师副师长萧克任司令员。

  早前,萧克在120师鼓动一些人反贺龙,事情捅到了延安,明确表示支持贺龙。萧克待不住,就准备来平西干出一番成就来。

  结果,萧克来了没多久,就把冀东抗联总司令高志远给杀了。宋时轮跑去找他大吵一架,仍然未能挽回高志远的性命,自己也只好去延安学习去了,一直到日寇投降后,宋时轮方才跟随陈毅回到山东,任山东军区参谋长。

  邓华后来也被排挤走了,去延安的路上,路过晋察冀,被聂司令给留了下来,出任第五军分区司令。聂司令出面,帮忙要回了六团。再后来,在日军的围攻下,第五军分区日益缩小,遂并入第一军分区,六团又回到杨成武麾下,邓华则去就任第四军分区司令员。

  司令高志远被杀,政委王仲华来到平西不久就病故,于是,冀东抗联余部军心大乱,很多人又跑回了冀东。不得已,由冀东抗联余部组成的第十团离开平西,单独在平北活动。

  四纵的司令、政委都走了,挺进军的四个团走了两个,而参谋长程世才(红三十军军长,那会政委是)也被挤走了,挺进军也就难有作为。平津保三角地带朱占魁部重新还给了冀中军区仍为冀中第十军分区,冀东李运昌向来有想法,成为第十三军分区,平北为十二军分区,平西为十一军分区,萧克则去晋察冀总部当了副司令。

  1941年,第一军分区参谋长熊伯涛升为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处长,由杨成武推荐,黄寿发担任第一军分区参谋长。

  残酷的1941年秋季大扫荡中,杨成武带着分区司令部和三个连,700人的队伍,负责这支突围队伍安全的就是参谋长黄寿发。这支队伍在转移中又收拢了零散干部,以及跟随的三千名群众,后来又遇到军区后方医院、白求恩卫生学校和冀中军区后勤部、工厂、剧社等共五千人。梯子沟突围时,黄寿发带着三连和侦察连守在沟口两边,他就钉在侦察连后面:“再看到哪个没有命令就撤退,先毙了他。”

  侦察连在反扫荡开始前三个月,在1941年5月3日的东楼山事件中表现不好,定兴县委、县政府、县基干队、分区侦察连被三千日伪军包围。侦察连留下一个排,自己先跑了。结果激烈战斗后,只有部分人员突围,大部分牺牲。

  也正因为此,杨成武把侦察连连长、指导员都撤了,这次突围临时任命团参谋胡尚义接任侦察连连长,而黄寿发带部队阻击时,也就钉在侦察连后面。这一次梯子沟南口的阻击,侦察连打得很顽强,新上任的连长胡尚义牺牲,另有四五十人伤亡。

  扩展阅读:狼牙山1941,五壮士跳崖后,杨成武带着五千余人差点命丧花塔山

  梯子沟突围,黄寿发带两个连断后,杨成武则带着警卫连在最前面探路,而警卫连指导员徐信,后来则担任过副总参谋长。这一次的反扫荡,杨成武对黄寿发的才干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1942年初,杨成武推荐参谋长黄寿发就任第十一军分区司令员,跟黄寿发搭档的是原四分区副政委刘道生,被任命为十一军分区政委。黄寿发带着一分区另一位老资格的红军干部熊奎(原独立团特务连连长、特务营营长,一分区34团团长)一起去了第十一军分区,熊奎被任命为参谋长兼主力团七团团长。

  1938年的事时隔四年,在平西第十一军分区重演。这一次吵架的主角是司令员黄寿发和副政委肖文玖。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十一军分区政治部干部集体站在副政委肖文玖一边,插嘴“怒怼”司令员黄寿发。黄寿发哪儿吵得过那一帮秀才,脾气暴躁的他随即上手,让秀才们享受了一通黄家拳法——首长们谈事引起争吵,你们下属插什么嘴?

  那伙子秀才就是当初邓华招来的那群学生,他们心里一直记挂着黄寿发。这次事件是晋察冀长久积累的矛盾的导火点,秀才们在高人的指点下“集体上访”,把黄寿发上纲上线,先告到晋察冀军区,再告到八路军总部。彭老总也是火爆脾气,看见什么就相信什么,命令下来了,黄寿发被一撸到底,撤销一切领导职务。

  事后,特意把一同被撤职的熊奎找来过去,询问了十一军分区这次冲突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问清楚原委,也无法做更深层次的改动。像军分区一级的干部,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聂司令可比彭总谨慎,他明白那群秀才的背后可不只是军分区副政委肖文玖这么简单,否则,一个副政委怎么能跟司令员吵架,级别不够啊。

  两年后,晋察冀成立四个二级军区,聂司令推荐杨成武就任冀中军区司令员,而黄寿发则被任命为冀中军区副参谋长。聂司令只能做这么多了。

  黄寿发被撤职后,邓华推荐四分区副司令员陈正湘就任第十一军分区司令员,这资格够老吧。陈正湘是位聪明人,他来到第十一军分区不久,就看出问题出在哪儿了。他不愿留下长干,找个理由,跟着晋察冀赴延安大队一起走了。陈正湘走,肖文玖接,十一军分区从此安然无事。

  继续跟着杨司令干,黄寿发很开心,干得很努力。抗战胜利后组建野战部队,黄寿发就任八纵司令员。而这个八纵,就是华北部队硕果仅存的第65军的前身。黄寿发任冀中军区参谋长时,冀中军区代司令员孙毅对他说:你很会打仗,以后作战不必请示我,直接向聂司令员汇报即可!

  孙毅脾气也很爆,曾经在会议上跟聂司令拍过桌子。聂司令说:好你个孙胡子,看我不找个人收拾你。

  某一天给孙毅下令:孙毅,给你个任务,你给田秀涓写一封情书。然后,这位女人就收拾了孙毅一辈子。

  黄寿发杀妻后,最想保黄寿发的就是他的老首长杨成武和。抗战八年的杨成武,得罪人的事做过不少,所以树敌不少。恨他的人整不倒他,便拿他的爱将,他的第一助手黄寿发出气。黄寿发偏偏又是个粗人,不懂得洁身自好才能明哲保身,1942年丢官,1947年又犯下了杀人大罪,不是那么好保的。只是,职务肯定是要先撤的,人就那么一直关着。

  这个事拖了一年多,到了1948年,毛主席从陕北来到了西柏坡。在更高的高人指点下,那一伙子秀才们联合起来又写了一封“上访信”,不知通过什么渠道递了上去。于是,最高领导找来询问,聂司令只得如实相告。

  这个时候,三大战役大战在即,正是中国革命将要取得胜利的当口,当时主席既要指挥三大战役,而且也在考虑郭沫若写的《甲申三百年祭》。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年的那帮秀才们,很多在55年授衔时的大校、上校、中校们,只要还在世的,仍然在孜孜不倦写文章痛斥黄寿发的罪行。只是,他们除了写黄寿发杀妻这条罪状外,别的没什么可写了,真要写反围剿、长征、抗日、解放战争,关于黄寿发的都是累累战功,而这,他们是不会写的。

  到如今,谁还能知道,当年指挥迫击炮炸死“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的,正是黄寿发。

  人常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可还有一句话,秀才杀人不用刀,用笔足矣!